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

  屋脊上雕飾的荷花圖案依稀可見。記者 張健攝

屋脊上雕飾的荷花圖案依稀可見。記者 張健攝

齊門內瑞蓮庵曾種植五色蓮花,成一時奇觀 

本報記者 王可

“江南可采蓮,蓮葉何田田。”夏天賞荷花是蘇州人的一大喜好。又到一年賞荷時,在姑蘇區齊門內星橋巷,曾有一處賞荷勝地瑞蓮庵,庵內的荷花池種植五色蓮花,成一時奇觀。如今380多年過去了,荷花池早已無跡可尋,瑞蓮庵也因年代久遠變得破敗,但至今流傳著關于當年文人墨客會聚于此賞荷、雅集的逸事。昨天,記者來到位于星橋巷的瑞蓮庵實地走訪,一探究竟。

實地走訪昔日蘇州賞荷勝地

瑞蓮庵里住著幾十戶居民

在姑蘇區齊門南面,有一條星橋巷,巷內有建于明末的古剎——瑞蓮庵,為蘇州市控保建筑。

據記載,瑞蓮庵始建于1636年,距今已有380多年歷史。庵內的荷花池又叫“七星池”,池底鑿有七口水井,保證水源。池內廣植荷蓮,其中不乏名種,傳說有從西域移植來的異種,有五色、并蒂、重樓等。文人稱其為“瑞蓮”,“瑞蓮庵”的庵名由此而得。

昨天,記者來到瑞蓮庵進行實地走訪。時光流轉,如今這里已散為民居,住著幾十戶人家。瑞蓮庵歷經數百年的風吹雨打,在歲月流逝中變得破敗。

72歲的唐小虎在這里住了46年。他告訴記者,瑞蓮庵那極負盛名的荷花池早在他搬來以前就不復存在了,僅剩屋脊上雕飾的荷花圖案依稀可見。唐小虎指著家里的地磚說:“喏,這倒是幾百年前的老磚。老磚真是好,梅雨季節也不潮濕,住在里面很涼快。”

走廊上留存著當年的木質樓梯,扶手的木板已經翹起。一戶居民家里還保留了兩塊碑刻。但這些都很難與“蘇州賞荷勝地”的標簽聯系到一起。

相關專家解讀蘇州賞荷舊事

曾是文人墨客的雅集之地

雖然無法親眼見證瑞蓮庵的輝煌與人氣,但吳文化專家潘君明為記者還原了過去蘇州人的賞荷舊事,似乎可以腦補出一幅畫卷。“民國時期,不少文人墨客來這里參禪,然后在荷花廳和荷亭里辦雅集。吸引他們的,除了能觀賞五色蓮,還能對飲、品茗,好不快活!”潘君明說道。

《姑蘇晚報》曾刊載過何大明所寫的《星橋巷:古庵盛開五色蓮》一文,其中也提到發生在瑞蓮庵的趣事。文章指出,知名書法家蕭退庵對瑞蓮庵鐘愛有加。一次,他從隨身攜帶的茶葉罐里,取出一個白色絹包,里頭放著少許碧螺春新茶。他將絹包放入含苞待放的荷花里窨制。次日,他趕到庵內取出花瓣中的絹包。吸足荷花清香的茶葉,沏出來的茶水清香滋潤,別有一番境界。

因年代久遠

瑞蓮庵生活功能減弱期待“變身”

唐小虎等居民向記者坦言,因為年代久遠,瑞蓮庵有著老宅普遍存在的問題——房頂木梁開裂,梁柱不同程度地被蟲蟻蛀空,隨處可見私接亂拉的裸露電線等。不止如此,幾百年過去了,居民們上下通行的老樓梯也存在安全隱患。“上下樓梯會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,扶手的木板也翹起來了。走廊里沒有照明設施,到了晚上,我們一邊下樓,一邊還要打手電筒,真是膽戰心驚,親戚朋友過來也很不方便。”唐小虎無奈地說。

西北街社區工作人員夏俊帆告訴記者,住在這里的大多是“老蘇州”,一到汛期幾乎家家漏雨。居民們盼望,在符合規定和條件的情況下,能否適當地對瑞蓮庵進行修繕,也讓這段曾經頗為興盛的賞蓮舊事不被淡忘。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天氣炎熱 留園開啟噴霧送清涼
城墻下的廣場舞隊(攝影)
蒼翠(攝影)
薩克斯風
小康之“錄” 美好蘇州
他們這樣追光逐影
我与岳的性关系中文字幕电影